自2017年11月浙江省教育厅《关于全面推进幼儿园课程改革的指导意见》出台后,台州市教研部门以11所农村基地园的课程建设为抓手,组织专家组定期入园参与教研和视导活动,努力实现城乡联动、协同发展。

视导中发现,农村园由于规模小、教师队伍偏年轻、教研机制不成熟,教研活动中“研”的成分不足,有时甚至以教研组长传达要求和布置任务为主。许多教师事前对教研主题没有充分准备,讨论时往往无话可说;发言没有紧扣课程要素,泛泛而谈;怕说错,觉得听专家、教研员或园长说就行了。

基于此,课程视导组和幼儿园园长、教研组长一起,开展聚焦园本课程方案审议、班本微项目研究和课程资源分享等系列教研活动,以问题式阅读、草根式研究、对话式分享作为撬动支点,让每位教师有话说、会说话、想说话。

问题式阅读:让教师有话说

视导组在审议路桥区峰江幼儿园种植园本课程方案中发现,该课程理念较陈旧,而根源在于教师普遍不爱读书。每月下发的专业杂志都被束之高阁,对理论性强的书籍他们更是避而远之。有教师说:“书的内容和我们的实际工作没什么关系,提不起阅读兴趣。”还有教师表示:“碰到困难,想从书上找相关内容,但就是不知道哪本书上有。”

视导组专家提议教师分头查找相关资料,开阔研讨思路。

如在活动“开播啦”主题审议时,针对如何在种植活动中助推幼儿深度学习这一话题,有教师认为,应该开展项目式种植,让幼儿自由组成小组开展活动。有教师认为,应该引导幼儿做好观察记录。还有教师认为,应该聚焦幼儿在种植活动中遇到的问题,提供支持。但当追问“如何开展项目式种植”“怎样的观察记录方式是有效的”“不同幼儿兴趣点不一样怎么办”时,教师们由于知识储备不足,研讨陷入了停滞。

我们为教师推荐了书单,他们选定《甘蔗有多高》作为共读书目,带着问题和任务提前研读。一周后,园长作为领读人,并以此书为例,剖析了教师在种植活动中助推幼儿深度学习的策略。

随后的教研中,教师们纷纷打开了“话匣子”:种什么、怎么种、如何管理、收获什么。他们提出,可以给每个幼儿准备一本种植手册,记录种植中发生的趣事。观察记录、遇到的问题、解决办法、家长的参与、收获的喜悦等都可以记在上面。教师们还提出,虽然孩子们种的不是甘蔗,而是土豆、番薯、向日葵等,但要学习借鉴的是书里面的教师在背后对孩子们的支持,从种植手册中收集的问题要作价值判断,要有所聚焦,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

阅读打开了教师们的视野,让他们在教研中有话可说。反思我们的教研支持,首先要找准教师阅读的需求点,用具体教研问题情境激发阅读动机,尽量多提供实践性较强的活动案例、篇幅不长的书籍和鲜活的视频等学习资源。

同时,要逐步提高教师的信息检索和批判性阅读能力。这样,在主题行进中,园长和教师遇到什么问题就会逐渐习惯去网上找资料。

通过基于问题的阅读,教师们的阅读更有目的性,教研活动中也更能有理有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了。

草根式研究:让教师会说话

在教研活动中,教师常常出现言之无物、表达空洞的情况。为了让教师们说得更有逻辑,更有启发性,我们以“草根式”研究为抓手,让教师们先做后说。

针对园本课程实施中出现的课程内容和课程实施途径概念混淆、课程内容单一重复等问题,不同班级教师对种植环境的规划、种植活动的记录、个别化种植等“细、小、微”的问题持续深入地研究,用研究思维开展种植活动,并做好过程性记录,定期分享交流。

在开播仪式后,小、中、大班根据各自年龄特点和班级幼儿兴趣点开展了不同的微研究。

如大班针对“如何有效开展分组种植”进行研究。孩子们开展“我家的小菜园”调查。通过讨论和投票,成立了“姜葱世界”“花菜小镇”“青菜乐园”“土豆城市”四个种植小分队。四组孩子自主完成播种、日常管理、观察记录等环节,教师和家长则做好环境、材料的保障,当孩子们遇到困难时提供必要的帮助。

主题中期,教师共同商量解决了大班研究中的问题,如“自由组合情况下,四组孩子能力不均怎么办”“土豆种植周期较长,孩子们兴趣不足怎么办”等。主题结束时,大班教师带着四个种植小分队的记录本,分享了阶段性经验及后续计划。

在期末的种植故事分享会上,每个班级教师的“话匣子”都被打开了:“我们小班在班级门口的种植箱种了向日葵,向日葵发芽、长高、开花、结果,孩子们用放大镜观察叶子上的洞洞、在午餐后写生、比较高矮。”“我们中班开展了佛手瓜的种植,种植园地的空间规划、培土施肥、后续搭架子都由孩子们协作完成。”

有研究才有发言权,以往教师们在教研时说得零碎、空洞,因为他们开展的多是“蜻蜓点水式”的实践,也就不可能有“解剖麻雀式”的侃侃而谈。

通过“草根式”研究,教师们对某一方面问题有了较深的实践,成了问题研究专家,自然也就会说话了。

对话式分享:让教师想说话

教研的氛围和方式,也影响着教师的表达。教师们习惯于听一听、记一记,却不爱说一说。对此,我们鼓励教师们在日常工作中随时随地表达,同时每月的大教研活动都采取“末位发言”“预约发言”等形式,调动教师们的表达积极性。

我们提倡教研组织者“末位发言”,让其他教师先说,做到“管住嘴、睁大眼、竖起耳”。

如在“开播啦”主题后审议中,大班段的教研组长抛出“回顾本班的班本化活动”“主题实施中的经验与反思”“课程资源库的建立和完善”三个话题,让各班教师先说说自己的做法和想法,再适时引导、总结提炼。

教师们分享了“种子播报员”“我选我种”“种子的秘密”等具有班级特色的活动,给其他班的教师带来很多启发。大家对第一次开展的“开播节”给予高度评价:既给了幼儿满满的仪式感,又为后续课程的推进提供了多种可能性。

另外,教研组长根据需要,预约若干教师作为教研时的“中心发言人”。双方提前沟通,确定分享主题、提纲、内容等,并进行试讲。

如在“开播啦”主题中,教研组长发现大班对种子“催芽”的做法很有特色,值得推广,就预约该班应老师在教研会上作分享。应老师比较腼腆,平时教研中很少发言。“我一上台讲话脸就会红,还是叫别人吧。”面对应老师的拒绝,我们引导教研组长与应老师聊起了“催芽”的缘起、问题和做法等,再帮应老师一起筛选图片、提炼关键词,做成PPT。在教研组长帮助下,应老师整理了发言稿,进行了试讲,在教研会上的正式分享受到教师们的热烈欢迎。

通过预约发言,我们将之前不喜欢说的教师推到了教研中央。慢慢地,作专题分享从任务变成了教师自我展示的需求,以及和其他教师对话的良好契机。对所有教师都有感触的话题,我们采用抽签发言,增加教研活动的趣味性。让每个教师都有机会发言,都能和其他教师互动,这种对话式教研机制的建立,保证了教师全员参与教研的积极性。

《中国教育报》2021年02月28日第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