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杨幂、郭京飞亮相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

刘杰、杨幂、郭京飞亮相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

新浪娱乐讯 当地时间9月27日,电影《宝贝儿》在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上举行了首映礼,导演刘杰携主演杨幂、郭京飞踏上红毯。《宝贝儿》是入选今年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唯一华语片,故事源于导演十年来对国内先天重度残疾孤儿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映后三位主创出席了官方媒体见面会,并回答了外国媒体提出的诸多问题。从这些问题可以看出,外国记者普遍对片中涉及的制度和观念较为感兴趣。而杨幂和郭京飞则从演员角度“爆料”与刘杰导演合作的特别之处,如没有完整剧本,接连挑战方言和手语……杨幂还现场向外国记者示范了普通话和南京话的区别。

《宝贝儿》剧照

《宝贝儿》剧照

外媒兴趣集中点:孤残婴儿、寄养制度等中国社会话题

在《宝贝儿》里,杨幂饰演的江萌就曾经是个先天重度残疾的弃婴,她长到18岁,必须要按照国家规定,离开原有寄养家庭自力更生。一天她在医院工作时听说一位父亲要放弃对他的无肛残疾孩子的治疗,便一路追查到了马鞍山,“逼迫”其家人采取救助措施却遭到拒绝的情况下,决定强行带孩子去做手术。

记者会上,导演刘杰首先解释了拍摄本片的缘起:十年前他的一位朋友新生下一个孩子,却被医院告知是重度残疾,只有三天时间考虑救不救,这位朋友恰好也来过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他后来了解到,中国新生儿的残疾率在2012年约达到5.6%之高,因为人口基数庞大,所以这是个很惊人的数字。每年中国有大约十万个孩子被遗弃,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先天残疾。

有记者提问,在中国,一名婴儿要不要救,是否只取决于其父母的态度?刘杰导演表示,中国有个传统说法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很多父母都认为他们是有权决定孩子生死的,而且如果出现纠纷,一般人都会认为这是他们家庭内部的事情,不会干预。

还有记者询问现实是否真的如片中那样,寄养儿童到18岁就必须离开,剩下的孤寡老人必须被送去养老院?刘杰导演解释称,中国自古有养儿防老的观念,残疾孩子因为没有养老能力,所以很多人不想要,这就出现了寄养家庭制度,由政府出钱帮他们寻找一个临时家庭。但如果寄养儿童长到18岁还能留在这个家庭里,会给其他家庭带来道德压力,是不是这样的儿童都应该留下来?中国太大了,很多政策需要一定强制性才能很好地执行下去。

也有记者提到为什么中国的残疾人可以有两份工作的问题,表示和欧洲这边的解决方式不太一样,刘杰导演也进行了解答。以上这些问题可见,《宝贝儿》在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以及之后在国内上映时,可能都会引起很多社会话题讨论。

杨幂郭京飞揭秘表演挑战:没剧本,要学方言和手语

首映当天,杨幂和郭京飞受到粉丝们的热情欢迎,红毯上不时出现高喊他们名字的声音。放映结束后,一行主创在观众的一路掌声中离开,现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记者会上,两位演员都表示接到这部戏时有些意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剧本!

“我之前是话剧演员,有一次我在演一个很糟糕的电视剧时,接到了刘杰导演的电话。他告诉我这个电影没有剧本,你只管来演就行了。”郭京飞幽默地说。杨幂也表示,这部电影她前后共拍了三段时间,加起来一年多,在这个人数不多的剧组里经历了很多“斗争和磨难”。她饰演的江萌因为先天重度残疾,智力可能也受了一点影响,因此性格有点一根筋,一句话能重复好多遍。

导演刘杰回应称,近两年他拍电影不给演员完整的剧本,因为他担心写好的对话都太像他自己说的。他喜欢把演员放置在一个情境里之后问他自己:这个时候你会说什么?

主创们还透露,《宝贝儿》的结局竟拍过七八种之多!拍到后来演员都晕了。现在在圣塞巴斯蒂安的结局是这样,可能国内上映时换一个结局也说不定。

杨幂在现场向外国记者解释了中国方言和普通话的区别,还用台词进行了示范。她表示,虽然字是一样的,但可能每个字的发言都要重新学习。现场的提问媒体里有一位台湾口音的记者,刘杰导演便幽默地说,“她就是台湾的普通话,杨幂是北京的普通话,而电影里又是南京话,都是不一样的口音,中国人一听就能听出来。”对于方言的不同,可能外国观众就只能通过主创的介绍来意会了。

外国记者倒是对演员们的手语水平颇为好奇,询问他们练了多久。刘杰导演自豪表示:“手语很复杂,每个字都有不同动作,可能一小段话就是200个动作。我很幸运遇到两位记忆力特别好的演员(杨幂和李鸿其),他们真的能在半小时内记住200个动作。”一旁的杨幂听罢,用双手捂住脸害羞笑了。

《宝贝儿》接下来在圣塞巴斯蒂安还将有几场观众放映,9月29日主竞赛单元将揭晓最终奖项。

(何小沁/文)